首页 排行 书城 活动 书包 企业阅读
小说与正能量:信守道德人格可以做出非凡之举
更新时间:2016-03-29 11:17:10 活动地点:广州图书馆新馆负一层2号报告厅 主讲人:罗宏

   

 

什么叫正能量,其实正能量大家应该是凭借着常识都可以理解的,一个社会产生的各种各样的社会力量,导致社会发展前进的力量,这个力量最后能够使社会导向和谐、安定、快乐、幸福,那么这种力量就可以叫正能量。

让我们积极、让我们向上,让我们快乐,让我们和谐、稳定这样的一种正能,就叫正能量。

我们来衡量一下,正能量有三个衡量的指标:

第一个指标叫公认性指标;

也就是一种价值追求,一种行为方式,一种做人的准则,这种准则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够被称为正能量。第一个指标就是公认,是一个社会绝大多数的人口能够对这种价值观表示认同的价值观,比如说勤劳、奋斗、诚实等等。我相信不管是社会主义、还是资本主义,不管是古代、现代、未来,都会认为乐观是好事,悲观是坏事,所有人都认为勤奋是好事,懒惰是坏事,一种行为准则如果能够取得比较广泛社会的公认,这个能量就是正能量。公认性指标也可以客观的叫做正能量指标。

第二个指标叫做公平;

社会的成员会因为正能量的发挥而享受到福利,于是我们要问了,这个福利是什么样的效果,那就是必须公平,我讲的公平不是平均,也许这种能量能给社会带来福利,公民应该达到公平的享受福利,就是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,不劳不得。第二个指标就是说正能量所带来的社会福利,应该为全体社会公正的分享,几家欢乐几家愁,你占了便宜我吃了亏,这种就不公平了,一个社会的能量带来的社会福利不是公平为这个社会成员所享有,我们就可以反过来想想这个正能量是不是真正的正能量,这是第二个。

第三个就是永续;

我们一个社会的正能量对我们社会发生的福利以后,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福利,还是一个可循环的福利呢?其实就是环保的概念,我们不能把我们和环境隔离开,我能和未来隔离开,不能说我们这一代把所有的东西都享受到了,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喝西北风,这就不是永续。

如果是正能量,正能量给社会带来了发展、进步、福祉,固然可以,但是福祉还要考量,是不是能循环的发展,用今天非常时髦的词,就是绿色。这样的正能量我们才能称它为正能量,我们所有的东西、主张、价值观、行为准则是正的、负的这三个标准是作为衡量的标准的。这就是正能量的评价尺度。

下面我们就进入第二个话题:文艺作品。

我想稍微飘出一下小说,包括小说在内的文艺创作是怎样展示正能量的,我刚才也说过,如果稍微有点档次的作家,有责任感的作家,都在写正能量,没有谁写负能量。但是,问题就出现了,我们到底是怎样在表现正能量呢?我们表现的东西又如何呢?效果怎样呢?各有各的想法,在我看来,形成了四种模式:

第一:商品化模式;

商品化模式的东西如果从小说来讲,就是很不严格的说,就是比较好看、通俗的畅销书,从影视剧来讲,必须是大众化的,这种影视剧就属于商业化,这些作品的诞生,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钱,为了商业的利润。我有一个观点,这种作品严格说就不是艺术作品,是用艺术手段来进行包装的商品。我们有很多的商品是有文化的,文化是手段,商业利润是目的,这就是商品的本质,不管多么有文化,为了文化本身,这是有区别的。

正能量的表达一种方式就是商业化方式。为什么有一些消费化的文化艺术作品,我一直认为是商品,是一种手段,为什么我也要写正能量呢?有两个原因:

第一个就是说我们千百年来以后,不管中国人还是外国人,我们在隐性文学艺术作品阅读的时候,我们的读者形成了一个很难更改的阅读心理定势,作品必须符合我的心理定势我才能接受,不符合我就拒绝。一个商品要希望别人能够接受,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,就必须要迎合那些不能更改观众、读者的心理定势,这个是不能违背的。观众、读者在文艺阅读的时候,有什么样的心理定势,每一个人把自己的阅读作品的回忆就了解了。观众看东西一定要有态度,没把立场问题解决掉,观众就不会掏钱了,那就是作者、老板倒霉。所以,为了要观众能够接受,必须要过这个瓶颈,我把它叫做正义心理。

商业作品是为了要商业需要表现正能量,没有正能量就没有人买。这是第一个原因。

第二个原因:

我们国家是一个有担当的国家,是一个有是非的国家,我们有着是非的检查制度,凡是在我们国家正式出版的出版物,我们国家的政府是有原则的,在我们国家出版的文化作品,是必须要有立场、有担当的,必须要有是非感,不能什么东西都在社会上流行,如果流行就要进行干预。

搞商业的人,没有用心真正展现正能量,只是把正能量当做自己的东西出笼的幌子,就是“挂羊头、卖狗肉”,是这样的道理,我们的社会需不需要正能量,我们每一个作者有没有这样的责任和担当呢?

于是就构成了有一种宣传正能量的东西,是商业化的宣传,会导致这种作品在宣传正能量的时候,并没有漫不经心,叫心不在焉,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,于是就构成了我们很多宣传正能量的一种最庸俗的模式,但不能说是反动的模式。观众在这些正能量作品当中,没有吸收到多少正能量,根本就是侮辱观众的智商。正能量的宣传第一个模式是比较商业的,没有认真在想经营正能量,而只是把正能量当成幌子在做。

第二种正能量的方式,叫做图解式的正能量。

第一,把正能量当正能量,非常认真的去对待,自己对生活的认识、对历史的认识、对革命的认识,很想表达的东西。图解式的编剧和作者,一般比较真诚,这一点一定要肯定,他们并不是想糊弄观众,他们想表达自己对严肃话题的认识,应该按照标准化的方式,教科书对人的定位是什么样的。

我们对重大历史题材人物的表现,一定要有标准的说法,标准到什么程度,就写到什么程度,最后写出的人物,就面来讲,是正确的,但是我们觉得不准确,我们永远只写出一个面,就单薄了,图解化了。

王朝柱写过一个很有名的作品《长征》。《解放》出品之后非常火爆,《解放》出现了重大艺术性的突破,以前我们写领袖人物写成神,今天写成人了,记者就采访作者。王朝柱说以前对毛主席非常尊重,都是比较神话的,现在我写毛主席写的有点食烟火了。把毛主席写得平易近人。我很同情王朝柱。我们仍然没有突破图式化。
在历史里面,我们有很多条条框框不能突破,效果不是很理想,这就是我讲第二种,方向是正确的、作者是真诚的,但是他们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框框,就用一种图解化的方式来调大这样一种正能量,文化革命就会特别明显。

第三种模式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,比较自我化的表现模式,我主要是指纯艺术家,他们有艺术报复、有艺术涵养的人,他们很想表达一些对人类的终极关怀,对人类的命运都非常强烈的思考,这样一批比较纯正的艺术家们,都很想把自己对人类等等的正能量的认识,想在自己的作品里加以表达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他们是有担当的,是有正能量的人类良知的担当家,希望他们的作品不仅仅是好玩,对我们人类的升华、对社会有贡献,我们得承认,他们就是这样的。但是他们也有问题,他们总是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表达对世界的认识程度,一个文艺史上的里程碑,如果要想成为里程碑,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那就是独创,要有独创性,没有独创性就不可能成为里程碑。

刘心武写《班主任》,从艺术的角度来讲,说句不好听的,今天的中学生都可以写出来,但是他就写进了历史。反思对人的戕害、人类思想的东西,就开启的后来称之为伤痕文学的文学浪潮,有点像鲁迅的《狂人日记》一样,留在文学史上。他为什么留在文学史上,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。

要写出别人不懂的东西、陌生感的东西。为了独创,可以无视大众化的需求。追求独创就只有避开所有让大家熟悉的东西,找到一个让大家不熟悉的东西,那他就能完成独创,所以这些艺术家比较自我,不顾及观众的感受,就导致我们一些艺术作品和普遍大众的距离太远了,不太容易接触。但是艺术家不在乎这个,不去管读者,这种太自我的作品,我们现在往往是高雅艺术,但是有一条就说了,如果要从传达正能量的角度来讲,就不够平民化、大众化。

一个有效的信息一定要在陌生和完全陌生之间保持一个度,那就是最有效的。这种作品在反映正能量的时候,就出现了和观众另外意义上的隔膜。

第四个模式,就是对话性的模式,我们要给观众传达有效的信息,尽可能让观众明白,又不放弃自己的立场和操守,不能媚俗。我们有些作家有自己的追求,有自己的判断,有自己的操守,但是我们也要注意,不要高高在上,不要盛气凌人,用很陌生的方式来面对观众,一定要考虑观众喜欢什么,要和观众保持一种交流关系,大家都知道,要和一个人谈心的话,都会自然而然去揣摩对方需要什么,用对方所需要的东西来进入对方。这样才是可以的。

这就是对话表现正能量,不是一位的迎合观众,要保持自己的立场、自己的认识,保持这种所谓的正能量。

英国有一个作家叫艾乐特(音译),他说一个好的作者是一个小偷,进行创作就像小偷去偷东西,但是院子里面有一条狗,不能让狗叫,就给狗一块肉,这就是一个非常形象的表达,所以,作者就是小偷,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故事。

如果我们要传达正能量,具体就涉及到我的作品《骡子与金子》的操作了,我就是在第四个层次上,实现了这样的模式,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,去传达正能量。现在就进入了第三个问题了。
我想结合我自己的创作,谈一谈怎样让大家吸取正能量。我跟大家说一下我的《骡子与金子》。

一个湖南农民被骗了,主人公叫骡子,是个农民马夫。阴差阳错地受雇于苏区中央银行马队,跟随红军长征。湘江之战中,骡子赶的黑骡子中弹死去,骡子把黑骡子驮着的大量黄金捆在身上突围。后来他和部队失散,开始了一个人的长征。一路上,国民党特工、地方军阀、江湖黑道、偷儿、红军,以及他的未婚妻,都在千方百计寻找骡子。骡子遇到了数不清的危险和磨难,黄金也几度失而复得。所有这一切,只要稍动黄金即可化险为夷,但他始终没有动黄金之念。他认为,不是我的东西不能私吞,我承诺要把金子交给红军就一定要做到。就是这种极为朴素的信念支撑着骡子把黄金送到了延安。

这里面就是这样的故事,他一个人走的两万五千里,最后把黄金交到了延安,这是一个诚信的故事,而诚信是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8个字中的核心,这是我们都要改进的问题,这就是正能量。革命不是万能的,革命是万不得以的。人品比觉悟更重要。所以羊城晚报在评价中间,在《骡子和金子》之间,是人类一直困惑的东西,中国以后能够真正的富强起来,也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,这些都是属于正能量的东西。

我们国内有五家一流的企业来和我洽谈,说我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构思,可以上天堂、可以下地狱,老百姓看不懂可以看热闹,后面的人能看懂,就看门道。

我的书被卖断了,我是很欣慰的。

某个比较重要的文化机构的人,当时开我的作品研讨会的时候,他还不以为然,要我列几个名单,我就写了十多个人。他就说我们这名单有八个人是要给省政府公费的,问我研讨会为什么是他们付钱,问我是不是和领导关系好。我就说我是为党国效劳,上级要我做什么,我就配合。

第二天他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他说我当时不知道,突然你就出来了,他说他平常是审读作品的,他说我的书值得开这个研讨会。他说他叫他的女儿也看了,第二天女儿跟他要书,他说我的书确实有效果,这个东西就说明是正能量要表达的时候,一定要有一个意识,再好的正能量也要做观众比较容易接受的东西,小说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故事,我没有放弃故事。

正能量要找到一个方式,我们要了解读者、观众最缺乏的是什么,我们缺乏活生生的人物、缺少密切相关的日常生活,不缺乏大道理,不是所有的道理我们都明白,让作品有生命力,我们的想法不一定是所有作家的想法,我希望我有一些想法,我很希望我的想法能够被别人所知道,最好能够接受。一定要尊重他人,给别人一个很好的方式。

我认为,思想是正能量的东西,真正的正能量一定是在生活中间有生动的形势、有力量的,不是一个判断句,判断句融汇在我们的生活中间,如果思想是有力量的,那就一定是一个活生生的生活,所以就决定了作为作家能不能找到活生生的生活,如果没有找到就没有本事,这就是我的体会,我今天就讲到这里了。谢谢大家。

活动相关图书
本站内容备有版权效力,个人及其他不得擅自转载
工信部备:粤ICP备09124635号-8 新出网证(粤)字019号
广东省出版集团数字出版有限公司 运营